平均每5分钟,就有一个账号成交

海量优质账号资源,平台担保交易

快手粉丝认证条件:卖燕窝被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偿、被调查……

壹哥交易网  > 抖音运营 > 快手粉丝认证条件:卖燕窝被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偿、被调查……

快手粉丝认证条件:卖燕窝被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偿、被调查……

发布时间:2022-09-25 发布者:壹哥交易网 阅读量:9次

快手粉丝认证条件:卖燕窝被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偿、被调查……

卖燕窝、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款、被查……短短一个多月,辛巴团队的“假燕窝”事件发展成大型电视剧起起落落。

外界有声音称,辛巴可能触犯刑法,将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。也有律师解释,目前只有市场监管总局介入调查。辛巴更像是广告代言人和广告运营商。此外,“主观恶意”难以证明,最多是民事和行政处罚。

各种公开纠纷的后果是,辛巴本人和“假燕窝”事件当事人施大妹都没有开始新的直播。根据小葫芦数据,辛巴最后一次带货直播是在11月11日,而石大妹最后一次带货直播是在11月8日。

按照正常的计划,辛巴和石大妹每个月应该会有4场左右的直播。据消费台(以下简称C台)观察,双12前后,辛巴家族的其他主播陆续恢复了直播。

倒退到半年前的 6 月 14 日。暂停50天的辛巴复出直播,创造了超过12亿个人送达的记录。年末的窘境与年中卷土重来的亮点形成鲜明对比。这一次,辛巴能否如愿归来?

C站每次出圈都会尝试审核辛巴一家创造的记录,以及纠纷。

6大家族正面PK,辛巴为什么赢了?

短短半年时间,辛巴家族(鑫轩团队)已成为快手第一家族,并多次打造头部主播矩阵、家族粉丝数、投放数据等多个维度新高。

这种“增长”非常罕见。一方面,在6月复出之前,辛巴的粉丝已经达到4700万,仅落后散打哥的全站第二名快手,增长空间有限。反观当时的辛巴,已经有了一个爱吃的猫姐姐和可以带路的丹丹小盆友,单独与明星搭档,单场带货入亿俱乐部。很难想象这样的头部主播布局会有新的变化。

我们当时有一份快手6大家族的结构盘点。辛巴12亿出货量的背后,离不开快手的“家人”关系网。

我们选择了每个家庭的5-6名代表,并根据过去六个月(6月4日-11月16日)的粉丝数量进行排序。 C站发现辛巴一家在粉丝增长TOP 5中占据4席,辛巴本人新增粉丝超过2300万,目前粉丝数已达7100万。剩下的就是散打家族的小神龙,新粉丝超过500万。

相对于日益壮大的辛巴家族,除了其他五大家族的核心主播外,部分成员的粉丝增长缓慢甚至停滞不前。二鲁家童童双儿,散打家南龙等人进入粉丝负增长阶段。

在做出“2020年计划孵化30位头部主播”的承诺后,辛巴签约的主播数量确实在增加,直播间不时出现新面孔。

今年9-11月,徐洁、安九、肖可欣、花花、丹丹等五位新主播,迎来了带直播的首秀。健身主播肖可欣将于9月28日在日本带货首秀销售额突破亿元。双11期间,石大妹还在直播间介绍了崔大贤和易婷两个新徒弟。

石达漂亮的新徒弟:崔大贤、易婷

以狮子头像(辛巴的logo)为关键词搜索快手,你会发现除了上述官方公布并有单独直播预告的家庭成员外,欣轩的团队还悄悄签约了10多位主播,其中部分主播主要协助丹丹直播,且大多有服装行业背景。

与辛巴家族相比,其他五个家族相形见绌。

无论是曾经快手粉丝数一、超过辛巴头顶的散打哥,还是帮助董明珠创造3亿销售额的头部主播二路,他们家都没有这样的创造新血液的能力。原徒弟的粉丝数几乎与半年前持平,更难看到新面孔出现。

我们来看看更核心的交付数据。小葫芦数据显示,近6个月,6大家族成员42场直播销售额过亿元,其中4场由三打哥和二鹿平分,其余38场由辛巴成员贡献。家庭。

如果对比每日数据,辛巴的主播以千万起步,而二鲁家的双儿和童童拥有近千万的粉丝,平均每场销售额只有20万左右,甚至不如一些中腰锚。

快手粉丝认证条件

双儿近18场直播共带货34件5.95万件,图片来自小葫芦

电商直播旷日持久,辛巴家族称霸榜单出圈

在电商直播的道路上狂奔之后,回过头来看,辛巴的入局时机、背景和远见与其他家族成员相比,都是因为辛巴团队超过了站内其他家族的数量。职位的原因。

快手资深用户李大钊分析C站,自2018年“出道”以来,辛巴把握了三个重点。

一个是美好的时光。 2018年辛巴靠打赏入局的时候,快手可以用黄色的小推车卖货了。一些曾经靠打赏的主播,比如百万星光五哥(丁老)五)只实现了粉丝量的增长,却没有合适的机会变现;二是在快手电商混杂的阶段,辛巴并没有消耗自己的名气来赚快钱,卖假冒伪劣等劣质商品,而是积累口碑。当时,快手满是99元的2双椰子鞋快手粉丝认证条件:卖燕窝被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偿、被调查……,8元的金戒指,15元的剃须刀。品牌和供应链的核心锚之一。

时间倒退一年。 2019年双11,根据x淘宝联盟联合发布的榜单,前20名有货人士中,有4位辛巴家族成员上榜。散打家)、驴嫂萍蓉(驴家班)、娃娃、周周珍可爱等人才。这些人才有效地形成了制衡的力量。

但今年电商直播爆发后,由x淘宝联盟联合发布的2020双11站外发货榜单显示,11月12日,前10名中辛巴家族占8席交付领导者。前20名有15个席位。除了辛巴家族的成员外,快手没有人才上榜。

“很多人看辛巴的直播,大概就是为了买东西。辛巴粉丝是购物迷,其他主播不是。”李大德解释说,“除了辛巴,很多家庭主播还需要其他产品来卖货。主播‘放视频’宣布开播,带来了一些外部流量,因为他的粉丝支持不了现场。和销售商品的数据。”

辛巴从不羞于对外公开“卖尿布被判2个月徒刑”的黑历史——这至少证明了辛巴有实战经验,懂电商逻辑,某些平台规则。对比其他主播,很多人的电商业务依旧是走秀的逻辑。领头主播一战,PK,火爆时猝不及防卖货,试图将流量转化为销量。

“秀粉≠电商粉丝。久而久之,‘剧本’套路被看穿,热度下降,更容易导致粉丝流失。”李大钊告诉C站。

三打哥和二鹿在他们的快手视频中都提到了卖货造成的流量下降,以及节目主持人不适合卖货的环境。

10月14日,二路在视频作品中回忆,“以前说八卦,人气就上来了,现在时代不同了,说出来就被举报,被封号。”其中,驴家是快手最强的家族,并没有改变。 “改变的是平台、环境和使用平台的用户。”

结果是,“货一拿出来开始卖,直播间100万人能留下70万,老铁都跑了。”

散打哥公布的这组数据比较直观。从2017年到2020年快手粉丝认证条件,散打兄弟的粉丝从近3000万增加到近5000万,商品的销售将导致人气下降。

2017年11月25日,散打哥当时拥有2900万粉丝,同时在线人数最高340万,当天无货售出。 2018年11月25日,最高200万人同时在线,商品当天售出。但到了2020年11月左右,散打哥的最高人气值才60万以上。

流量和口碑双降,也让散打哥获得了“三万打”的称号(意思是直播间的热度只有三万)。

在平台上,辛巴入局时自带的电商基因,以及“企业家”“商人”的性格,让后续的销售变得顺畅,没有遇到其他节目转型的窘境锚点。在快手平台直播的支持下,辛巴一家的头部效应进一步放大。

2020年快手顶级主播+明星/创业者(+职业主播)形成固定搭配模式,得到快手认可并多次重复使用,辛巴家族加速出圈。当然,部分原因是辛巴过亿的主播比较多,而且“打阵容”的选择相对其他家族也比较广,被快手官方选中的概率更高.

不管直播好不好,黑红也是红。

有猫姐帮郑爽直播,郑爽当场情绪崩溃翻车上热搜。后来辛巴向粉丝吐槽说自己发钱是张雨绮的“甜蜜”补贴,却被张雨绮工作室和快手官方辟谣澄清。

辛巴从成千上万人的指控中受益。

假燕窝事件后辛巴会掉下神坛吗?

“假燕窝”事件是辛巴团队经营两年多以来最大的危机。这与今年4月的停牌不同。据外界传闻,是因为头部主播的粉丝骂声升级,影响了平台生态。这并不违背辛巴“真性情”的性格。

“假燕窝”事件打破了辛巴引以为豪的供应链泡沫。

关于鑫轩的供应链,新闻稿曾介绍,“当品牌产品进入鑫轩直播间,除了经过多重严格的质量审核程序外,还要计算和优化产品的所有成本。以优惠的方式奖励用户为薄利多销的商家保证合理的利润。”

从结果来看,鑫轩供应链的“质量审核程序”并不严谨。在新轩团队的后续道歉信中,团队承认部分品类缺乏专业人员和必要的质检机制,并承诺在这两方面进行改进。

“假燕窝”事件引起轩然大波。

燕窝作为专业打假者,是王海出击的重点品类。除了这次风口浪尖的“明知”燕窝,“佳能”等一些非常知名的品牌,都在王海的攻势范围之内。王海还指出,新轩团队在直播中销售的美容仪、馅饼、羊绒大衣等产品存在问题。

这位专业打假人第一次关注辛巴,要追溯到2019年8月18日的“出圈”婚礼,有数十位名人出席。

新疆首都律师事务所律师范秋芳告诉C站,“根据刑法规定,凡销售、生产假冒伪劣产品,金额在200万元以上的,处处15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销售额的100%,并处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款或者没收财产。这是15年监禁的谣言来源。

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快手粉丝认证条件,有被免除刑事责任的可能,因为承担刑事责任需要主观故意。”范秋芳律师解释说:“此外,辛巴也有争议点。他的职位很不明确,可能有出版商、广告运营商、代言人的销售身份。”

“刑事立案不同于民事立案,就是人们不重视。如果只有燕窝的事情,消费者起诉,只会受审。调查不仅调查燕窝,还数罪并罚。”范秋芳律师说。

目前公开的信息显示,辛巴正在接受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调查。

燕窝事件反映了根深蒂固的快手“大宗文化”。

石大美直播间出售燕窝被质疑。回应的是辛巴,也是道歉的人。几乎看不到石大梅本人公开的声音和道歉。

在微博上,石大梅的最后一条帖子是11月7日代表团队领奖,下一条是转发官方否认鑫轩团队的消息。近日,她也在评论区与网友展开了骂战。

一胜一负,一败。这是一种家庭特有的文化。由于经常在直播间教弟子“做人”,出现问题时,辛巴自然会带头承担责任。

12月4日,辛巴微信公众号“新有之言轩”更名为“新轩集团”。改名受“假燕窝”事件影响很难说,但公司要想实现快速发展,分散经营风险,势必会淡化网红的IP。

在李大钊看来,辛巴这次不会“进去”,但在最近直播电商乱象频发的大环境下,难免会被辛巴奉为楷模。范秋芳律师表示,“最终定罪的可能性很大,但不会严重。电商直播应该进一步规范,现在舆论压力比较大。经过进一步调查,还有很多问题,比如税收。辛巴就是一个反面例子。”

快手六大家族中快手粉丝认证条件:卖燕窝被打假、否认卖假、道歉赔偿、被调查……,没有一句没有先例。

散打大哥曾与齐天道、陈山组成“大山路”。 2018年,齐天道(本名:孟凡斌)因诈骗罪入狱。不属于当今6大家族的主播咸阳(本名:高阳),曾是红红火火的“咸家”,2019年因强奸罪被拘留。2020年7月,法院宣判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咸阳被判有期徒刑5年4个月。

但在 快手,情况就不同了。

两人都入狱,但一些粉丝并不感到羞耻,而其他利益相关者则继续利用他们以前的名气和流量。齐天道曾经的“兄弟”,依旧自称“道家”;咸阳女友小仙女为咸阳家“扛旗”,至今未与咸阳分手。部分粉丝还认为咸阳被“陷害”了。

2020年即将结束,市场和流量的快速增长,让不少顶尖人才提出今年的供应链和直播基地布局。近期频发的直播负面新闻,以及达人积极布局产品供应链,恰恰说明这将是2021年直播生态亟待纠正的问题。

应受访者要求,李大钊化名

封面图片来自辛有志的微博

作者 |张晨曦

绘图 |张晨曦

编辑 |钟瑞

内容申明:壹哥交易网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,转载请带出处,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

本文链接:www.dzzygs.com/show-45-2509.html

网站账号买卖优势

Account trading advantage